山西美容护肤价格联盟

『忧郁症最新疗法:人际心理治疗的理论与实务』第十六章人际冲突1

无限笔迹 2020-08-29 16:04:39

第四部分 问题领域

第十六章人际冲突

 

简介

冲突、争执、意见不合、意见不同,都是人际关系的一部分——可说是人们生活中的调味品。但有的时候,味道太重的调味品可能会出问题。

人际冲突一旦与造成个案情绪困扰有关,甚至导致某些情绪困扰出现时,就可视为人际心理治疗处理的领域之一。依附理论认为,依附关系若曾出现障碍,例如,曾经出现过和重要他人的人际冲突,会让这些人比较脆弱,而且比较容易出现人际方面的问题。人际冲突如果没有得到解决、出现冲突的关系对个案来说十分重要,或是个案缺乏足够的支持系统来解决这些冲突,都会对个案造成相当程度的困扰。我们用图16.1来表示一般处理人际冲突的方式。

人际冲突可以在短时间内解决,也可能成为慢性问题。如果是慢性问题,可能造成在长期关系中的忍耐,或导致关系消退。人际心理治疗主要是协助个案能够重新分析和反省整个冲突的过程,希望能达到解决的效果。重要的是,人际心理治疗师在进入治疗之前,不应对已具冲突的关系存在某些偏见,而希望能让关系达到什么样的结果。对某一段关系而言,以下的几种结果都有可能出现:

•个案可能决定结束这段关系,而去寻求其他的社会支持。

•个案可能决定维持关系,但对于关系的期待有所改变,而且增加原来关系以外的、新的人际关系。

•个案可以选择做了某些改变后,继续维持原来的关系。

 

图16.1人际冲突

在人际冲突的协调阶段,个案和治疗师常试着澄清冲突的内容,以及伴随的情绪。需要分析沟通的型态来找出有问题的沟通。调整沟通或是调整对于冲突关系的期待,可以经由角色扮演和问题解决的方式来达成效果。如果冲突处于僵局的阶段,治疗师应协助个案澄清整个冲突的历史,以及个案现在对于整个问题的看法到底是什么。而伴随的情绪可以当作协助个案改变的动机。如果这样做可以成功,则治疗师可继续处理问题的领域,把它们推向重新协调的阶段。如果冲突未见进展而到了关系消退的阶段,治疗师应该要澄清,实际的状况到底是什么。这个阶段常常会导致某些程度的情绪。一旦这个阶段开始,个案和治疗师及其需要努力处理的部分,就是朝向新角色的调整。

在每一个案例中,人际心理治疗希望个案所做的决定是客观的、经过讨论和思考的,他们知道如何处理关系,而不是在没有足够的信息之下做出冲动的决定。人际冲突可以是明显的、或是和疾病的开始有关,或者也可能相当幽微而难以捉摸,如果没有详细地用人际问卷加以询问,可能还无法觉察出来。

表16.1人际冲突的类型

•明显、敌意的冲突:家庭暴力、言语的虐待。  

•背叛:对关系不专一、失当、对家庭的忠诚有冲突。

•失望:对于工作和学校的期待未能满足。  

•压抑的冲突:对于另一半的疾病或是行动不便所累积的情绪。

•比较细微的虐待:言语的虐待、不愿意有亲密关系。

•发展阶段的冲突:分离个别化的议题。

在早期搜集数据的时候,可以找到明显的冲突,例如,虐待或是关系中有暴力,但也有可能是个案并不愿表露出来。在某些个案身上,我们可以发现冲突本身是一种对于信任关系的背叛,例如行为不当,或是对于亲密关系的背叛——也就是有外遇。失望可以在任何阶段的关系中出现,而且常常是比较细微的,尤其在经常不能清楚将对方的期待讲明白的关系之中。在某些个案身上,我们可以看到可能是人格、文化背景,或是配偶因为身体或精神疾病,让这个部分变得更隐藏,更不容易看见。某些冲突是相当细微的,而且在治疗中也是偶然才凸显出来的,例如在会谈当中,个案不预期地表现出来,他和亲人之间出现明显冲突的对话。

人际冲突也可能和发展阶段有关。在许多案例身上,冲突其实是生命周期的一个阶段,而且治疗师必须要协助个案,将这些冲突放在当时的背景一起考虑。角色转换阶段所产生的冲突,也可以放在这个领域中加以讨论。

评估人际冲突

人际冲突可以是因为刚开始搜集数据时,详细地评估而逐渐凸显出来在许多个案身上,也可能是因为这样的问题前来求助。某些人际冲突可能在我们逐步搜集人际问卷的过程中,而变得越来越清楚。个案本身所提供的长期关系的信息是十分有价值的来源,我们尤其需要治疗师特地去询问有关于关系的某些问题,例如:

•“你如何表达自己对别人的愤怒?”

•“你和另一半的关系如何?有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吗?”

•“长期以来和家人的关系如何?”

•“你和工作上的同事关系为何?”

•“你和周遭的人沟通是否有哪些困难?是否和特定的人有沟通的困难?

•“你是否常常觉得不快乐,或是对周遭的某些人很失望?”

•“发现最近和周遭的人更容易起争执吗?”

•“你对于别人对待你的方式,觉得很愉快吗?是否有特定的人对你如此?”

•“你觉得别人了解你的程度为何?”

有时候个案会描述一个明显的人际冲突,而这个人际冲突可以概念化作为一种角色过渡阶段的问题。相反地,当个案描述自己是角色转换阶段问题的时候,治疗师也可以把它解释为一个人际的冲突。非常重要的是,个案和治疗师对于冲突的本质能够达到比较一致的看法,治疗师不应该太过僵化地硬要将某个问题的领域加诸在个案身上,这样会牺牲掉他们的治疗联盟关系,尤其当问题的领域常常会有重迭的部分时。将问题分成不同领域主要的目的,不是要把它当作是一种教条,或只是做出某些正确的诊断,而是希望能够找到一个治疗的焦点,根据这个焦点的人际问题加以节录。标出特别问题领域并不是最重要的,最主要是要让个案能够放在一般的人际焦点,来处理这样的问题。

当我们处理人际冲突时,治疗师应该询问以下的问题:

1.个案是什么时候才第一次觉察到有这个冲突?个案是否知道已经有一个冲突的存在?他是否能够将这个冲突连结到心理困扰开始出现的时间,并认为两者是有关联的?

2.个案对于其他人或其他情境的期待是什么?而随着时间改变,这些部分是否也跟着变动?治疗师应该要了解个案的期待,在当时的关系背景下是否不太合乎现实。治疗师应该要澄清,这种期待的改变是否造成了症状的改善,或是让症状更加恶化。

3.个案曾经做过哪些努力来解决这个冲突?这些努力是否无法顺利解决问题?治疗师应该要在进入治疗之前,就和个案讨论他到底做过哪些努力,包括了这些努力最后达成的结果是什么。有时候个案虽然很努力,但是努力会让原来的情况恶化。我们要探索这些努力是否是一种有效的方式,是否能让个案建立更佳的沟通方式,或只是增加他改善的动机。

4.个案平常在关系里是如何表达他的需求?以及随着冲突的进行,表达的方式有什么样的改变?治疗师应该让尝试了解个案的沟通型态,并且了解这样的型态是如何影响他们的冲突。我们必须要观察个案和治疗师的沟通塑态,并藉由沟通分析的方式搜集足够的信息,来了解个案沟通失调的程度,如何导致问题的产生和持续地出现。这个部分应该能够引导我们采取特殊介入时作为参考,目标是希望能够改善个案的沟通型态,期待最后能解决冲突。

5.个案的依附型态是什么?而这些依附型态对于冲突背景中,心理症状的出现有什么样的关系?个案的依附型态可以让治疗师知道到底他的困扰是怎么产生的。对于个案依附型态所提出的角色,主要应该是根据个案所提供的长期历史,以及他和主要照顾者、同侪的互动关系,加上他对于成人关系之间的描述,而且我们也可以在治疗情境中观察到他和治疗师互动的情形。个案的依附型态会影响治疗师选择的介入方式,进而影响整个治疗的进行,这个部分甚至会影响治疗关系的形成。

6.冲突本身可以让我们联想到,在治疗关系中,个案可能会有哪些表现?一般而言,治疗关系的形成,将会受到个案如何形成其他人际关系习惯的影响。治疗师应该了解个案沟通的型态,也要注意在治疗中,个案是如何与治疗师沟通的,个案对于一般关系的期待是什么,而这些期待如何表达出来,我们可以预期在治疗中,个案将会平行地出现,和一般人际关系中类似的期待以及可能出现的问题,治疗关系是一般人际关系的投影。

将人际冲突分成不同的阶段

人际冲突可以粗略地被分为急性的人际困扰、郁积的人际冲突,以及明显而持续出现的人际冲突,或者导致最后关系的消退。决定关系冲突是出在哪个阶段是非常有用的,因为我们才能够更加清楚地掌握个案治疗的目标到底是什么。在人际心理治疗中,我们采取的方式是将冲突分成几个阶段。人际心理治疗中,将冲突分成以下三个阶段:

•重新协调:在这个阶段中,主要是双方相当努力地希望能够达成关系的改变。这个重新协调的阶段,主要包括双方表达更多的情绪,或是个案更加清楚地发现,人际冲突已经成为情绪困扰的重要来源。我们需要评估个案的人际沟通,以及是否出现特定的人际事件,以便协助我们了解,到底个案的沟通型态以及他自己的角色,是如何地引起冲突,并让这个冲突继续维持下去。

•僵局:在这个阶段,个案常是在解决冲突的努力上卡住了。个案很想努力地解决这个问题的动机以及尝试的努力都越来越少。当两边都不太愿意主动来结束关系时,其所采取的沟通方式常常是比较防卫和压抑的。个案常常不会主动地报告自己有冲突,治疗师因此需要搜集更多的信息,来了解这些隐含的冲突,而且刚开始收集信息时,要更直接地询问。

•关系消退:在这个阶段,认为冲突本身已经到了相当严重的程度,而关系也没有办法修复了。双方的意见可能不见得都是这样,常常看到的情况是,其中一个人很想结束关系,而另一个人却一直想要挽回关系。在关系消退的阶段,人际心理治疗的目标是要协助个案从原来的关系继续往前。在这些情境中,人际问题可以重新被描述成为一种角色过渡阶段的问题,亦即个案将自己的角色渐渐从这个关系移开。治疗应该要协助个案对这些旧有关系的失落有适当的哀伤,并协助他们建立新的社会支持关系。

在冲突的重新协调阶段,个案和治疗师必须澄清冲突的各个层面,以及冲突所引发的情绪。这必须包括冲突的内容、个案所描述的情緖、整个历程中所看到的情绪,以及个案在治疗中描述冲突的情形。治疗师应讨论个案在冲突中的沟通型态,以便澄清个案的沟通习惯是否和冲突的产生有关。对于沟通以及期待的加以调整,可使用角色扮演和问题解决的方式来达成。

在重新协调阶段,个案常会有相当高的动机来改变,而且也非常愿意主动参与问题解决的历程。在僵局和关系消退的阶段,个案动机的程度常常有所不同,且对于问题的洞察程度也各有差别,很常看到的就是他们比较不愿意投入改变。

如果已经到了僵局阶段,治疗师应协助个案澄清冲突长期以来的历史,以及此时对于问题的观点到底是什么。这样的历程以及产生的情绪,常常可以作为推动个案改变的动机。如果这样的方式可以成功,则治疗师应该继续努力,将个案推向重新协调的阶段。

人际心理治疗处理冲突的策略,主要是协助个案从原来的僵局阶段移开,而这个阶段的冲突已经相当严重,但是仍然无法解决。我们可以协助个案花更多时间投入关系,或让他们的冲突从原来不互相讨论的僵局,进展到可以互相讨论的重新协调阶段,或协助他们深切地体认到,双方对于投入关系已经没有那么大的动机,从而引导他们从冲突阶段转向到关系消退阶段。

如果到了关系消退阶段,必须要澄清是否真的已经到了这样的阶段,而且此处常常会伴随强烈的情绪,最常见的情绪就是哀伤或是对于关系的自责。必须要详加讨论,才能引导个案对于整个关系有新的体认。如果关系持续地停留在消退阶段,个案和治疗师必须要处理的问题就是,他们必须要接受角色已经进入转换阶段,或者已经开始出现哀伤及失落的议题。

使用某些技术来让关系之间出现更多的解决方案,主要是希望能协助个案善用自己的能力,这样不仅可处理急性期的特定关系冲突,也可以发展出将来长期使用的技巧,然后将这些技巧运用在当前的人际关系中。这样的努力不只要协助他们避免关系恶化,效果也不会随着治疗的结束就消退,而且希望能协助他们建立更好的、新的关系。

因此,即使许多个案最后决定选择要结束关系,人际心理治疗目标仍要协助他们更加了解,他们所做的哪些部分和冲突的产生有关。如果能达到这样的目的,个案就能更清楚自己的位置,并且更加稳固地进入新的关系,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尤其是某些个案习惯性地表现出重复的依附型态,如果他仍然用同样的习惯来建立新的关系,随着时间的进行,同样的问题仍然可能再次出现。如果个案没有达到适当的觉察,他就可能会掉入原来的陷阱,就如同再次被新的、滚烫的铁板所烫伤,也就是再度出现不良的关系和冲突。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山西美容护肤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