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美容护肤价格联盟

温佑君|芳香疗法与安宁照顾

香觉图书馆 2019-11-11 13:07:46

芳香疗法在台湾一直被视为美容休闲的新趋势,其实精油原是西方药草传统的一部份,因此,在这些先进国家里,芳香疗法的医疗价值与保健功效,反而比在我们的社会更容易得到共鸣及认可。不单是一般消费者对精油的反应热烈,就连学术机构如德国慕尼黑大学药学系、日本东邦大学医学系等,医疗单位如伦敦皇家马斯登医院 (Royal Marsden Hospital, London)、瑞士圣安德烈医院( Krankenhaus Saint-Andre, Bordeaux)等,也都对精油进行严谨的实验研究与临床应用。

在医疗保健的领域之内,几乎每一个专业项目都可以和芳香疗法结合,以使病人得到更大的舒解,安宁照护也不例外。以英国为例,有不少医院内部的护理人员懂得用精油替病患减轻痛苦,还有一些芳香疗法师把这类工作当成一种社会服务,利用休假到安宁病房担任志工。早在1987年,就有一位名叫崔西亚唐纳胡克(Tricia Dona-Hooker)的芳疗师,在探访友人病危的母亲时,想到自己的专业或许能够有所帮助,于是,她拜访了医院的护士长、主治大夫、以及物理治疗师,提出以芳疗做志工的构想。在她详尽地解释精油的作用后,院方同意让崔西亚先试一段时期。该医院安宁病房的护理人员虽然并不十分了解芳香疗法,但也乐观其成。崔西亚每星期带着自己的精油去医院做一天志工,她很快就赢得病患的信任与喜爱,以及一个甜美的封号:「那位香香的女士」。芳香疗法带给病患的益处,使得院方在不久之后就主动补贴崔西亚的精油支出,三年以后,院方甚至还编列预算,聘请专业的芳疗师每周两天到医院服务。

虽然崔西亚后来因为业务繁忙而将这份志愿工作交棒给他人,她替这所医院建立的「芳疗安宁护理」传统,却一直延续至今。崔西亚之类的芳疗师在安宁病房累积的经验,使她们了解到:无言的交流如触摸、按摩、香熏等,可使因重病而和自己的身体疏离、和世界疏离的末期病患,重新建立起一条与他人联系的管道,从而保持生命的火光。就像黑格尔所指出的,人类必须从他人那儿,以及借着与自然和社会世界的交涉,而获得认可,找到存在的意义。这就是为什么结合了植物能量以及触摸按摩的芳香疗法,能带给安宁病房的病人那么大的安慰。有些病患已无法用言语和外界沟通,甚至只剩下几小时的生命而不省人事,但都能用某些微小的动作与反应让芳疗师知道,他们感受到精油的香气,感受到芳疗师温暖的双手,感受到爱。

其实,安宁病房的医护人员也都受过特别的训练,已经比一般人更善于聆听与沟通,但有的问题对受困其中之人是那么难以启齿,即使已走到生命的尽头,他们还是无法从中解脱。这个时候,芳疗按摩可以让病患感觉额外地舒服与贴心,紧锢的心防才可以松弛下来,让深藏的忧虑与苦痛有宣泄的出口。崔西亚就曾做过一个个案,这位老太太在几次的芳疗按摩后,不禁向她吐露自己从未受洗,如今行将就木,很怕得不到上帝的眷顾。于是崔西亚赶紧找来常到医院的牧师,替老太太安排了一次礼拜仪式,老太太才了无遗憾地撒手人寰。

由于安宁病房的性质与一般诊疗室不同,所以选油也有一些讲究。精油博物馆推荐如:世茂出版社翻译的『芳香疗法情绪心理配方宝典』,是很值得参考的用油指南。这本书针对各种情绪心理问题,列出较有帮助的精油,不单是病患本身,即如病患家属、周围的医护人员,也都能从中获益。像是「面对死亡」时,可用的精油包括:大马士革玫瑰,茉莉,乳香,橙花,罗马洋甘菊,天竺葵,安息香,月桂,檀香,雪松,佛手柑,杜松,晚香玉等等。另外,我从个人的经验与所受的训练中发现,意大利永久花( Helichrysum italicum)、印度乳香(Boswellia serrata)、和一些根部类精油的属性,特别能给病患与周围的人,带来安慰和力量。以下就是这些精油的素描:


化除块垒的意大利永久花(Helichrysum italicum)

意大利永久花原产于地中海沿岸一带,目前世界上仅有克罗埃西亚与法国南部做商业生产。这种菊科植物的精油,含有非常独特的意大利双酮(italidiones),意大利双酮在生物化学上属于倍半萜酮的一种,承继了单萜酮的一切优点,而不具任何神经毒性。所以意大利双酮能够溶解血块,适用于身体内外的瘀血,也能够化除人们胸中之块垒。而人类最深

重的恐惧与哀伤,最巨大的牵挂与郁结,就是死亡,因此对芳疗安宁照护而言,永久花绝对是最重要的精油。

永久花的亲肤性极强,再脆弱的皮肤也可以直接接触未经稀释的永久花精油。若要调和基础油,圣约翰草油(St. John's Wort Oil)会是它的最佳拍档,因为这种基础油的抗忧郁作用名闻遐迩,和永久花精油搭配可谓相得益彰。以5 %的比例调和两者后,可按摩全身,也可专抹脚底或胸口。用永久花按摩以后的美好感觉是难以言喻的,就好像紧闭花苞的睡莲,一瓣又一瓣地缓缓绽开。不论死亡的阴影多么巨大,一颗放下牵挂的心便能比较平静地迎向前去。可以想见的是,即将或已然失去亲人的家属,也很需要永久花的抚慰。在如此艰难的处境下,大自然还是我们最温暖的依靠......几乎所有用过永久花的个案,都忍不住要这么缅怀感叹。

飘向天堂的乳香(Boswellia carterii)

在我刚开始接触芳香疗法的时候,乳香就带给我一个非常深刻的经验。那一次,我在伦敦著名的芳疗中心Micheline Arcier接受芳疗疗程,当芳疗师在我的颈部与胸口抹了一点精油后,我的身体突然变得极为轻盈,彷佛可以上升飘浮,此时,午后的阳光从天井洒了我一身,我的脑中则响起一个声音:「这大概就是天堂的气味了!」我连忙睁开双眼,询问

芳疗师她用的是什么精油,从此与乳香结下不解之缘。

乳香自古以来就与宗教仪式密不可分,可见它真是能净化灵魂、安定人心。许多在安宁病房工作的芳疗师如崔西亚,都会在工作前涂抹乳香于后颈部,藉以镇静与保护自己的气场,因为,过于感时伤怀的工作者不但会拖垮自己,也无法扶持病人。由于乳香的气味使人彷佛沉浸在神祇的祝福中,所以病人能够渐渐摆脱恋世的纠葛,从而平和地接受: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都是自然造化的一部分,就像花草树木总有凋零入土之时,但也因而能够「化作春泥更护花」,进入另一个生命的循环。

纯粹就药理作用来说,乳香也是很值得重视的精油。它含有丰富多样的倍半萜烯与倍半萜醇,这是它抗沮丧以及抗肿瘤的力量来源。另外40 %的单萜烯加上10 %的桉油醇,则可使病人加长呼吸的深度,增进呼吸的舒畅感。

印度传统医学认为,生命的长短不可以年月计算,而是在于一呼一吸之间。从这个角度来看,如果乳香能让病人的呼吸深长顺畅,也

就是最具体而微地延长病人寿命与提高生命质量了。

尘归尘,土归土的根部类精油

图为:岩兰草

精油是从药用植物的不同部位萃取而得,而这些部位与其疗效也有奇妙的对应关系。像是由根部蒸馏出来的欧白芷精油(Angelica archangelica)、岩兰草精油(Vetiveriazizanoides)、穗甘松精油(Nardostachys jatamansi)、缬草精油(Valerianaofficinalis)等等,全都有安定神经的助眠效果,让人使用了以后,产生「落地生根」般的稳定感。所以这些精油对生命即将随风而逝的病人与其亲属,都会是身体上与精神上极

大的支柱。

根部类精油的「泥土味」颇为鲜明,所以使用时调上一些花朵类与果实类的精油,如玫瑰、依兰、苦橙、佛手柑等,会让病人更愉快一些。除了调和基础油按摩全身以外,脚底、尾椎、太阳神经丛(上腹部)这几处重点部位,也可以用少许纯油直接涂抹。

其他可用于安宁照护的精油还很多,但重点不在「用哪一种精油最好」,而在「该如何使用最好」。一般人也许比较容易理解按摩的好处,但熏香其实具有同样正面的效果。尤其在摆设制式化、药味弥漫的病房里,吸闻精油的香气绝对是最简易且最有效的情绪疗法。就算是滴几滴在病人的枕头上,也都能给安宁病房增添美感,而美感,才是活力与希望的源泉。

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芳香疗法与安宁照护的结合,不仅极富意义,也能提供莫大的帮助。精油可以同时抚慰与鼓舞临终的病人、伤痛的亲族,以及竭尽心力的医护人员。如果能在大自然的香氛中,走完人生最后的一段旅程,那将是多么安祥的一个句点呢!


香气是植物写给你的一封信

等你开启!

★★★中国芳疗师联盟★★★

公众微信平台:精油博物馆

微信公众号:mymuseum

==From plant,discover inner self==

微信下方找“通讯录”然后点右上角“+”“查找公众号”搜“精油博物馆”关注]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山西美容护肤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