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美容护肤价格联盟

有生之年,并肩同行——林厦的蜕变之路

七老护肤品牌 2019-11-07 14:42:39

点击上面【七老护肤品牌】即可免费订阅!



有生之年,并肩同行


林厦的蜕变之路





1993年的夏天,我出生于江西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一直都过着仅限温饱的普通生活。但好在生性不甘于平淡,从小学起就是班里的尖子生。但到了高二,也许是因为正处于叛逆期,又或是自卑心理作祟,总觉得身边的人都比自己厉害,学习也跟不上去了。于是,不满16岁便辍学在家。

一个多月后,怀着经济独立梦想的我,跟着外出打工回家过中秋的表姐,坐了十多个小时的长途汽车,从江西到了汕头打工。

可这里并非是我“想象中的外地”——没有高楼大厦,没有车市马龙。我看到的,只是一个跟自己家乡没有任何区别的小乡镇。

因为年纪尚小,又没什么出色的学历,那时不想进工厂、又别无选择的我,只好在表姐的朋友介绍的美容美发连锁店里当学徒。

这一去,就做了将近五年。

这五年里,没有大起大落的苦难经历,日子挺平稳地过着。我也从当初那个懵懵懂懂、毫无基础和经验可言的小丫头,成长为了一个资深美容师,业绩也做到了全店最高。我成了当地炙手可热的资深美容师——这也一直是我这些年来最引以为荣的事情之一。

至今,我仍十分感谢那五年的磨练:在那段时间里,我的性格变得更加坚韧、顽强;她学会了沟通、隐忍,做到了喜怒不言于表的沉稳……这都是在学校里学不来的。

但即便身为美容师,我还是有一些自己都无法解决的肌肤问题:其中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就是青春痘。当时满脸痘痘的我,用最高端的仪器、用一个月的工资买一套产品来治疗,但都毫无效果。

所幸在这时,我经美容店里的前台介绍,接触到了一款面霜,它让我的痘痘消失,皮肤状态也变得前所未有的好。一问才得知,原来这款面霜由一位出生于中医世家的老中医采用独门配方亲手调制,只在小范围内、靠着口口相传推广。

那时候微信刚刚兴起。我暗自觉得,这么好的产品没有更大的销路,那就太可惜了。于是我开始尝试在微信朋友圈销售这款面霜。因为平时人缘不错,很多信任我的老客户都给面子试了试。

想不到,这一试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因为效果非常好,加上人脉多销路广,回头客也多。当时第一个月,我平均每天就可以卖差不多30瓶。一天的销售额就够得上我在美容院的半个月工资。本是兼职做销售的我再也无暇兼顾本职工作,便干脆把工作辞了,专职销售中药面霜。

我现在的合作伙伴吴总,就是我工作五年的美容美发连锁店的老板。因为是老乡,他一直都把我当成亲妹妹一样在照顾。想来也是因为有吴总这棵“大树”的庇佑,我的社会经历才会如此风平浪静且顺利。

那个时候,美容美发连锁店的生意已不如从前景气。我就跟吴总聊了下我想将“中药护肤产业化、品牌化,走出这个小圈子”的想法。想不到我的这个想法与吴总一拍即合,便一鼓作气把店铺股份也送人了,由此开始了我们的合作之旅。

我们历尽千辛万苦找到了老中医,买断了配方,注册了商标,大批量地生产……即便是这么懵懵懂懂的开始,我们也凭借着先天不足、后天来补的劲头拼了命地努力,使品牌的单品数量从最初的10款,发展到了现在的将近70款。

创业之初,我们每次都要做夜班车到广州,而广州最终也成了我们梦想发芽、成长的福地。2014年3月,我们的第一批产品出厂了。当时我和吴总的想法是,年底将产品卖光。但让我们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不到20天,全卖完了。

于是,缺货成了那个时候最常见的事情。

当时,我们只请了两个员工,一个打单一个包货。但因为产品种类太多,没有足够大的仓库,也没有专职的仓管,更没有自己的物流部门。我们四人常常加班工作到晚上三四点。

后来,我们开始租办公室。第一次30平方,第二次80平方,第三第四次……

总之,感觉在2014年的时候,除了卖货以外,我们干得最多的事,就是找合适的地点,搬公司、搬仓库……

那时候我们的代理商还不到三万人。

但在2015年时,我们自有的生产基地已正式投入运营,我们的办公室业发展到了800平方,工作人员达300多人,代理商目前早已近百万人。后续的新品也找了明星做代言,开新品发布会、明星见面会……产品上各大卫视广告、公司登上纽约时代广场荧屏做展示,还荣幸地受到了央视《影响力对话》、卫视《美丽俏佳人》、《活力大冲关》等知名栏目的热情邀请,如今还正式挂牌准备上市……这一切的功名成就,都是我和吴总当初决定自主创业时没想到的。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仍会遵循着传递美丽和幸福的初心,秉承着“主营育人、兼营美丽”的宗旨,继续用心打造“七老”这个能让小人物逆袭的大平台,继续帮助心怀梦想的人们过上更好的生活……就这样坚持在这条道路上,一直一直走下去。






Copyright © 山西美容护肤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