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美容护肤价格联盟

情有独钟

热门小说资源分享e站 2019-11-07 15:03:45

  风尘中打滚的余霜,遇上了性无能的冯知深,守了多年的清白被他夺走,却被他讥讽人尽可夫。

    为了母亲的医药费,她做了他的情妇,意外的怀孕,让两人冰释前嫌。

    谁料,初恋带着患了白血病的孩子回来,求他救自己的孩子。

    “这是我的孩子,你不能让他去捐骨髓!”余霜哭喊着。

    冯知深强硬的夺过孩子,“用你的孩子,救我的孩子,我们两清!”

    “我恨你!”



第一章 直接带走


    这是余霜进入夜总会的第三年。


    一如既往的,她和一群姐妹衣不蔽体的站在水晶吊帘之后,修长的大腿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中,抹胸的礼服根本挡不住那抹美好。


    耳边,是黎姐讨好的声音:“我们家最好的妞儿可都在这儿了,各位老总,大少爷,有看上的啊,就直接带走”


    也不知这句话是惹的谁笑了起来,痞里痞气的道:“那可是,听说这儿是京都最好的窑子,姑娘们最紧,我这可不就介绍大客户来了吗?”


    黎姐媚笑:“是是是,慕大少爷最好了”


    今晚的酒宴非比寻常,听说京都最大的房地产商冯氏的掌舵人冯知深也在。那可是跺跺脚都可以惹整个京都颤上一颤的大人物,不可多得的钻石王老五,比那些只知道花钱的公子哥厉害不知多少了。


    站在余霜旁边的几个女孩连忙将胸口的领子往下拉了拉,大腿扭捏的几乎可以看见底裤的颜色和诱人的黑森林,只盼着冯知深的目光能朝着这里瞥上一眼。


    坐在真皮沙发上的男人一共九个,谁是冯知深?


    余霜一一扫了过去,最后目光定格在了中间那个,衬衫领口敞着,手里持着酒杯小酌了一口的男人,他一声不吭,却自有一股浑然天成的气场,让其他的男人都成了他的背景色。


    黎姐凑过去:“冯先生,这些姑娘,您有满意的吗?”


    话语,试探又小心翼翼。


    “不用,我没兴趣。”男人开口,十足低沉的音色中带着冷意,连眼皮子都没有抬起来,似乎是不想理黎姐。


    周围的几个男人不约同屏住呼吸,悄悄去看冯知深。


    听圈内的人说,冯知深那方面早在几年前就不行了,哪怕去会所带着其他小姐出去,也没有啥实际行动。


    到底是没兴趣,还是没‘性趣’?


    “哎哎,冯先生可能太累了。”有人跳出来缓解气氛,笑道:“我看这些姑娘都可以,来来来,让她们过来吧!”


    黎姐顺着台阶下,忙喊姑娘们去招呼客人。


    冯知深都说不要人伺候,那些姑娘也怕得罪财神爷,只要另觅好的老板,盼望能多拿点小费,余霜看了冯知深一眼,犹豫不决。


    其他姑娘都不过去,如果她靠过去,会不会显得突兀。


    想到自己需要很大一笔费用来来解燃眉之急,而从男人这就能轻易能到后,余霜握了握拳,迈开腿走了过去。


    只是,她还没走过沙发,手腕就被边上的男人给拉住,要她陪酒,余霜往冯知深那边瞥了一眼,只好勉强笑了笑,偎依在眼镜男怀里。


    有了漂亮小姐的加入,包间比刚刚那会还有热闹的,有的客人甚至跟小姐玩起喂酒的游戏,逗的小姐咯咯笑。


    唯独冯知深一个人坐在那喝酒,好似跟包间的人格格不入。


    等余霜把酒递过来,眼镜男就抓着她的手,喝掉后想喂给她喝,余霜不动声色的躲开,眼镜男立刻怒了:“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是不是?!”


    还重重推了余霜一把。


    余霜遂不及防,被他推的跌坐在地上,杯子里的酒全洒到一只昂贵的皮鞋上。


    “对不起。”她一边道歉,一边拿纸巾擦拭男人皮鞋上的酒渍。


    不经意的一瞥,她似乎触及到冯知深深邃的眼睛。



第二章 助兴的药物


    只是一眼,吓得余霜心跳都漏了一拍,忙低头擦着皮鞋,然而,修长指头捏着她的下巴,让她被迫抬起头来。


    她看到男人目光紧紧盯在自己脸上,眼中有错愕一滑而过,可也只是短短的一秒,很快又恢复了冷冷的样子,也将她下巴捏的越发紧了。


    看到冯知深竟弯腰捏着一个小姐的下巴,这么看人家,慕少愣了愣,忍不住笑了起来:“喂喂,冯少你该不会看上人家了吧?”


    冯知深嗯了一声。


    嗯??


    其他几个男人均有些懵逼,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冯知深长臂一伸,直接将余霜拽起来搂在自己怀里,“你们先玩着,我带她出去。”


    等男人们反映过来,冯知深已经带着人离开包间了。


    什么情况,冯先生带着人出去了?


    出夜总会后,冯知深就松了手,余霜理了理裙子,亦步亦趋跟着,随着他上了一辆迈巴赫,然后,安静的坐在他旁边。


    余霜用余光偷偷去看冯知深。


    他,他不是说不要女人陪吗,为什么还要把她带出来?


    十分钟后,车子抵达市区一家有名的五星级酒店,余霜心中顿时了然,原来他带自己出来,也不过是解决身体需求


    跟着冯知深进去套房后,余霜换上酒店的拖鞋,顺便替他脱下外套,娇媚的笑着:“先生,你要不要先去洗个澡,我去帮你泡壶红茶?”


    冯知深扭头看了她一眼,拿着睡袍去浴室。


    目送冯知深去浴室后,余霜也暗暗松了一口气,拿水壶去接水烧,小心瞄了眼浴室那边,悄悄从裙子里面的口袋拿出一小包东西。


    这是她跟熟人买的药,这三年来,也是因为靠着这个东西,她才能放心大胆的跟着客人出去,还一直保持着清白之身。


    余霜拿了一粒放在玻璃杯里。


    别看这一粒小小的,药力特别强,只要冯知深出来把这杯有料的红茶喝了,她才趁机和他聊几句,冯知深一定会撑不住的睡过去。


    等到要天亮的时候,她再脱了衣服钻到被窝里去,让冯知深以为他跟自己做过,这样她不仅能拿到钱,还能全身而退。


    想到能从这男人这拿到大笔费用,余霜不仅勾起唇角。


    妈妈你等着,我一定会救你


    只是余霜的笑容还来不及收起,抬头便看见站在浴室门外的冯知深,湿漉漉的黑发上搭着干毛巾,幽冷的眼睛就这样看着她。


    余霜被吓了一跳,手中的纸包没拿稳,从指缝掉落下去,纸包里的小药丸全部掉了出来,散落在地上:“先,先生”


    她结巴,竟然不知道要怎么说。


    “这就是助兴的药物”回神过来后,余霜慌忙蹲下去捡那些小药丸,故意暧昧的笑着:“我怕先生不好意思,所以想偷偷的放到杯子里。”


    助兴?


    冯知深盯着在捡小药丸的女人,眼底有怒意在翻滚着。


    这女人当他不知道这是什么药吗?


    如果不愿意,为什么还要跟着他出来,就这么看不起他??


    一些陈旧的破碎记忆在脑海里滚动着,让冯知深想起以前的事,迈着长腿大步走过去,直接拽起余霜,将她甩到床上去。


    “先,先生”余霜不断往后缩,看着冯知深阴沉的脸色,心也跟着突突跳起来:“我先去洗澡吧,我身上很脏的”



第三章 不吃药我也一样能让你哭!


    她去洗澡就能拖延一点时间,想办法把小药丸含到嘴里,呆会喂给他。


    “不用,我不介意。”冯知深冷冷道,直接欺压上来,伸手扯余霜身上单薄的裙子,余霜吓得浑身哆嗦,拼命的扭躲着。


    冯知深抓住她的双手固定在她的头顶,冷冷笑着:“本来我不打算做,不过既然你这样,我就让你看看,不吃药我也一样能让你哭!”


    “对不起先生。”见冯知深来真的,余霜慌忙道歉:“是我一时糊涂,我再也不会这么干了,钱我也不要了,求求您”


    她就是想要钱而已,没想到这一次竟然会失手。


    “不要,不要!”身上的裙子已经被拽了下来,余霜急哭了:“求求先生你放过我吧,我妈妈做手术需要钱,所以我才这么干的。”


    “干你们这行的,花样还真多。”冯知深盯着她那张梨花带雨的脸,心里没有起任何波澜,“要钱是么?完事后,我会拿给你的。”


    “不,求求你”


    冯知深丝毫不理会她的哀求和挣扎,直接把西裤上的皮带抽下来,抓着她的手绕了上去,狠狠一拽,那裙子彻底和余霜分开。


    躺在床上的余霜单单穿着一条嫩绿色的内裤,皮肤姣好,胸前的两团随着呼吸而起伏着,冯知深看着,眼神逐渐变得幽深。


    该死的,他竟然下面有了感觉!


    余霜拼命的往后缩着,哭着哀求,冯知深却掰开她的双腿,毫无任何前戏的刺了进来,余霜整个人像是被劈开,瞬间小脸惨白。


    没有预料中的那层隔膜,冯知深稍稍退开,往两人结合处看了看,也没有任何血迹,看着颤抖着的余霜,眼中逐渐起了嘲讽。


    “呵,不是出来卖的,那层膜呢?”果然啊,这一行的女人最会撒谎!


    冯知深心里残存的最后那点心软也被这一幕给泯灭了,抓着余霜的双腿大力进去,无论余霜脸色如何惨白,都让他觉得是装的。


    一夜缠绵


    无休无止的欢爱过后,余霜像是被车子碾压过一样,浑身酸疼的厉害。


    她动了动指头,勉强醒了过来。


    枕边的那个男人正在穿衣服,单薄的衬衫将他身材衬托的极为健美,修长指头捏着扣子一个个扣上,看起来就像一个温润尔雅的男人。


    腿间火辣辣的疼痛让余霜想到昨晚的事情,看这男人就像魔鬼一样。


    她守了那么多年的清白,就这么被毁了


    冯知深拿椅子上的外套,见余霜醒来后,瞥了她一眼,穿好外套后,从里面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她,唇边勾着嘲讽的笑。


    “我身上没带现金,会让秘书把钱送过去。虽然我不爱你这张嘴,不过对你身体很有兴趣,如果想要我包养你,可以来找我。”


    自从初恋走后,他对其他女人都兴趣缺缺,每每到关键时候都勃不起,不得不说,这女人昨晚给他的感觉很好。


    至少,现在他对她这副躯体还有留恋。


    余霜没有接名片,只是忍着痛,娇媚的笑了两声:“冯少真是说笑了,我这种贱女人可不敢被您包养,您等等吧,我跟您过去拿钱。”



第四章 确定起得来?


    如果钱被送到会所,到她手里恐怕就只有一半了,她等着这笔钱急用,可不能让黎姐从里面分到利润。


    冯知深瞥了她一眼:“呵,确定起得来?”


    这男人真是


    “起得来。”


    见冯知深走去卧室,余霜强忍着酸疼麻溜的从床上起来,穿衣服,去浴室照着镜子扒了扒乱糟糟的头发,提着包跟着冯知深离开。


    她身上穿着夜总会的短裙,一出去就引来不少视线,余霜努力当没看见,用手包遮住胸口的春光,等出酒店,迅速跟着冯知深上了车。


    约莫二十分钟,私人车抵达冯知深的公司。


    余霜忐忑不安的坐在车内,等了有一会,冯知深的私人助理往这边走来,将一张银卡递给余霜:“余小姐,这是费用,密码123456。”


    “谢谢。”余霜忙不迭时的接过,眼里起了些波澜。


    终于,拿到钱了。


    “余小姐,先生很高兴。”私人助理说,将一张名片扔到余霜身上,脸上表情意味深长,“名片麻烦您留着,我想,你会用到的。”


    等余霜回神过来,手里捏着那张名片,上面冯知深三个字刺人眼球。


    想到那男人,余霜心里起了些一样,因他昨晚的粗鲁而愤怒,将名片狠狠捏成一团塞进外套口袋。


    怕是,绝对不可能用到的!


    余霜回去换衣服卸妆,ATM上取钱的时候,才发现卡里有足足二十五万,愣了好半会,似乎没想到对方那么大方。


    她用这笔钱付清了医院的药费,甚至做手术还多处了几万块。


    “哎,囡囡来啦?”正被护士喂食物的女人看到余霜来后,咧嘴笑,迫不及待得的掀开被子,往余霜跑去。


    “妈妈”余霜搂着女人,眼眶红红的。


    自从父亲去世后,母亲精神就有点差,全靠开着一个小铺子把她拉扯大,三年前不知道听谁说父亲在外面养过小三,被刺激,直接疯癫了。


    偏偏,又患上了多发性骨髓瘤。


    为了给母亲治病,余霜将家里的铺子都变卖了,但还是不够,她咬咬牙,只好去夜总会,当了一名陪酒小姐,钱也拿的多了。


    余母抱着余霜一直不肯撒手,委屈的问她怎么好几天不来,余霜哄着,从护士那端过碗,喂余母吃东西。


    吃完饭没一会,余母就累了,睡过去。


    余霜看着熟睡的余母,小心替她盖上被子,眼眶湿润:“妈妈,我就你这么一个亲人了,你一定要好好的,不管用什么代价,我也要救你。”


    安妥好后,余霜去见余母的主治医生,李医生。


    李医生约莫三十多岁上下,人很好,经常照顾余母,要不是他跟医院说,余霜恐怕也不能拖欠医药费这么久。


    “李医生,谢谢你。”到楼道处后,余霜将准备好的红包递过去,“麻烦你费心照顾我妈妈了。”


    “瞧你说什么话。”李医生把红包推了回去,“这些钱留着给你妈妈买些补品吧,手术一星期后进行,一定会成功的。”


    余霜感激的点头:“好,那就谢谢你了。”


    得知母亲已经稳定后,余霜心情也好了不少,收拾好回去会所上班。


    母亲出来肯定没地方住,她一定要多赚钱,给母亲买个带花园的小房子,两人安安稳稳的生活。


    “哎哎,余霜。”余霜刚进换衣室,一个姐妹蹭了过来:“听说你昨晚跟着冯先生出去,他那儿,怎么样?”


    余霜还愣着,另一个姐妹也靠了过来,悄悄道:“听慕少他们说,冯先生那儿早不行了,余霜啊,昨晚冯先生不是用手指”



第五章 抢救.


    余霜嘴角抽了抽。


    是吗,可是看冯知深昨晚那个残暴样,她怎么不觉得他那不行?


    “是,是呢。”余霜打算顺着她们的猜想,加上她精神不好,脸色白,压根不需要多伪装:“昨晚的一切,简直是一言难尽。”


    两个姐妹相视一眼,多少有些幸灾乐祸,心想给再多钱又怎样,还不是一个不能人道的废物,用手指想想都挺恶心的。


    不过两个姐妹表面上还是安慰了余霜一番。


    余霜将外套塞进衣柜里,有些发愣,或许是想到不冯知深那些事,竟然在上流圈子里人尽皆知,可他怎么都不解释一下?


    “算了,也不关我事。”


    一夜缠绵,拿了钱,散席了,他们就没有任何关系。


    ***


    纸醉金迷的地方,总是让时间流逝的飞快。


    余霜心情好,对待客人也越发的细腻温柔,碰到大方的客人可以拿到一笔不菲小费,偶尔会看到慕少再过来,不过已经没有冯知深的踪影。


    这天晚上,余霜去vip包间陪大客户,那大客户刚好谈了两笔上亿生意,特别大方,包间里每个小姐都给了三万小费,把余霜乐坏了。


    “来来,先生我敬你!”


    饶是余霜酒量再好,喝了几瓶后,也有些撑不住。


    她笑着跟客人说抱歉,去洗手间哇哇吐了好久,用水拍脸的时候,发现自己妆极浓,像台上那些唱戏剧的一样,勾唇笑了笑。


    凌晨四点多,这场狂欢才结束。


    余霜去更衣室换衣服,开了手机才发现十几个未接电话,全是李医生的,她匆匆套上外套,妆都来不及卸,直接跑去医院。


    到了病房发现没人,一问护士,才知道余母被送去医院了。


    “你母亲不知道怎么就跑到窗户那边玩,摔了下去,正在手术室抢救”


    妈妈!


    余霜跑到手术室门口,看到亮着红灯的手术室,整个人都慌了,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颤抖着,祈祷着。


    “妈妈,你可千万不要有事!”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手术室终于被打开了,余霜慌忙抓着出来的李医生,着急的问:“李医生,我妈妈,妈妈怎么样了?”


    李医生叹气:“我们去办公室说吧。”


    虽然是三楼,余母受伤不严重,不过身上多处骨折,脑袋也摔到了,这一检查,刘医生发现余母脑有问题,需要尽快手术。


    余霜懵了懵,眼眶红红的问:“那,那需要多少?”


    她剩余的钱,只够一次手术的。


    “保底二十万。”


    二十万


    就算去vip包间陪大客户,一晚上最多也就一两万的小费,况且这个手术还要尽快进行,她要到哪里去找这么多钱?


    “小霜,你别慌。”李医生手放在余霜手上,温声细语:“我有些钱,可以先垫着,再让医院弄个募捐,应该会没事的”


    余霜看了眼李医生,那眼中的波澜壮阔,她不是看不懂。


    “谢谢。”余霜悄悄把手抽了回来,“就先麻烦你照顾我妈妈了,这事,我回去再想想。”

上一章

目录

第六章 怎么,不会吗?


    回去后,余霜失魂落魄的躺在床上。


    李医生的意思她怎么会看不出来,只是,李医生毕竟有家室,又不是在夜总会混的那种男人,她做不到理直气壮跟人家老公在一起。


    可是,如果为了母亲,一次的话没关系吧,毕竟只是为了母亲手术。


    她已经无论可走了。


    这时,余霜忽然想起冯知深,他对自己兴趣还减,而且自己也是给了他,再陪他也没什么吧,他出手那么大方


    余霜慌忙去找名片,才发现那件外套被自己洗了,从外套里掏出那张几乎字迹模糊的名片,顺着号码打了过去。


    “是冯先生吗?”


    次日下午,车子抵达冯氏大厦后,余霜下车。


    耸入云端的冯氏大厦看起来犹如金字塔,逼的人睁不开眼,余霜看了看,伸手拉了拉身上的包臀短裙,脸颊浮现一抹粉红。


    进大厦,到前台后,余霜直接说明来意:“我有预约,找冯总。”


    很快,余霜被带上大厦顶层,坐在总裁办。


    冯知深在开会,她需要等。


    余霜用眼打量着奢华的办公室,墙壁上挂着的那些字画无疑是最昂贵的,架子上的古玩年代最近也是明朝的,简直是一个小金库。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门终于被人推开,冯知深走了进来,刚开完会似乎有些疲倦,修长指头松着领带,直接往办公桌走去。


    余霜忙走了过去,深呼吸一口气不让自己紧张:“冯先生。”


    冯知深瞄了一眼,拿起钢笔签署文件:“你来挺早的。”


    “”


    早?不是你说这个时间的吗?


    余霜站着等了好一会,直到冯知深签完右手边几份文件,才深深躺在老板椅里,仰头看着她,黑黑的眼睛很幽深:“过来。”


    余霜走了过来。


    冯知深看了她一会,才饶有兴致的问:“不是不愿意吗,怎么又愿意了?”


    余霜捏紧手中的包,勉强笑了笑:“你知道,人总有需要钱的时候”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冯知深给拉了过去,直接跌在他怀里,鼻尖充斥着他身上的味道,他手指在她腰间摩擦着:“有按我说的做吗?”


    余霜脸又红了红,咬着嘴唇点头:“有。”


    “是吗?”冯知深低笑着,手往下探,顺着裙摆摸了进去,没有任何阻碍,手指直接钻进温暖的地方,笑容更放肆了:“还真是乖。”


    昨晚打电话,余霜告知冯知,同意他的要求,当他情妇,冯知深却跟她说了几句,“如果你明天这样来找我,其他事再说。”


    真是,很羞耻啊


    坐车的时候,她一直紧紧夹着双腿,生怕别人看到什么。


    冯知深吻着她雪白的脖颈,顺着往上,却很完美的避开嘴唇,余霜闭着眼,脸红的厉害,忍受着他手指的侵犯。


    好一会后,冯知深将余霜往下按,余霜顺势跪在他两腿间,两手颤了颤,还是伸手解开他的皮带,看着内裤底下鼓鼓一团,心徒然一跳。


    “怎么,不会吗?”冯知深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寡淡薄凉。



关灯护眼

字体:大中小

第七章 包养


    余霜咬咬牙,最后还是褪下他的内裤。


    浓重的麝香味让余霜有些难受,况且男人那儿太大,才堪堪含住,嘴巴就肿的跟包子一样,半点移动不得,难受的很。


    她轻轻的,温柔的动着灵活的舌头,慢慢摸索。


    听到男人的喘息声后,余霜知道找对了,小嘴跟两手齐上阵,男人越喘,她速度就越快,最后,男人直接把她拽了起来。


    “啊”


    没有润滑,湿润度不够,这种体位,这狠狠的刺入让余霜难以承受,忍不住痛叫出来,两手紧紧搂着冯知深的脖子。


    冯知深牢牢掐着她的腰,一上一下,狠狠律动着。


    啪啪水声在办公室尤为响亮。


    余霜听着,心里羞耻极了,忍不住绷紧身子,没想到冯知深哼了一声,掀开裙子往她臀部上狠狠拍了一巴掌,咬牙:“夹这么紧,想我早泄吗?!”


    “你”余霜难堪,刚想说什么,冯知深速度更快了,那种深度让余霜根本无法思考,只得紧紧搂着他,脑海一片空白。


    终于,冯知深狠狠按着余霜的腰,不动了。


    余霜趴在他肩膀上,浑身汗淋淋的,门外传来敲门声。


    她浑身绷紧,生怕这副模样会被别人看到。


    然而敲门的秘书没进来,只是说:“冯总,下午四点有个会议。”


    “知道了。”欢爱过后,冯知深声音沙哑的很。


    这次,比那个晚上还要愉悦。


    等外面没声后,余霜慌忙想从他身上下来,两人分开时,啵唧的声音在耳边回荡,余霜脸色尴尬又红了。


    冯知深则是笑了,回味一般的说:“你那儿,挺紧的啊!”


    余霜清理好穿上衣服,风之声将一串钥匙递给她,淡淡道:“既然我包养,就会负责你的衣食住行,不要再去夜总会了,去这住。”


    “我知道。”余霜接过钥匙,犹豫了会忍不住说:“那个,关于你说的那些报酬,能不能打印成合同,我们都签字,可以吗?”


    假若这男人两三天玩腻了她,不给钱了,她又没了会所的收入,去哪里弄钱给母亲治病?


    所以,合同是必要的,她需要。


    冯知深瞥了她一眼,似笑非笑。


    余霜捏着手包,也不说话,等着他的回答。


    “过去的时候,带给你。”


    得到回到后,余霜才送了一口气,整理好衣服就离开冯氏,出门后,摊开掌心,上面全是汗,就连钥匙都被染湿了。


    余霜去医院看望母亲的时候,冯知深的私人助理打来电话。


    “余小姐,钱已经到账了,你查一下。”


    “好的,谢谢。”


    余霜扭头,昔日会笑着扑到她怀抱说她总不来的母亲此刻躺在病床上,身上好几处都插着管子,安静如详。


    妈妈,你就安心治病,我不会让你担心的。


    余霜紧紧捏着手机,眼圈泛红。


    哪怕用再大的代价,哪怕出卖自己,她也要母亲好好的!


    ……



第八章 记得吃药


    余霜去夜总会辞职,报冯知深名字的时候,一群姐妹都震惊了。


    而从冯知深那拿到丰厚报仇的黎姐则是笑容满面:“小余啊,要是冯先生玩腻了,你可以继续回来上班,黎姐随时都欢迎你!”


    黎姐一走,几个姐妹围了上来。


    “哎哎,余霜,你真的跟着冯知深这个金主了?”


    “不会吧,他可是不能那个的,你跟着他岂不是很吃亏?”


    几个姐妹你一句我一句,虽是羡慕,不过更多的是让余霜不要作践自己,与其跟着一个不能人道的男人,还不如留在夜总会。


    余霜笑了笑,道:“没事,冯先生给的钱挺多的,我比较喜欢钱。”


    顺利辞退工作后,余霜将那些粗劣化妆品及衣服都扔掉,花了整整一天时间将东西全都搬到冯知深给的那栋高级公寓。


    这次拿到的三十五万里,有十五万是给她日常消费用的,余霜也不省,直接去大商场,将看中的名牌衣服化妆品全部买下来。


    既然跟着冯知深,她就得有个样子,起码用的都要很好。


    高级公寓是两室一厅一书房,欧式装修风格,冯知深请了佣人,一日三餐和清洁都由佣人负责,余霜不用多费心思,她只需要讨好冯知深就行了。


    是夜,夜凉如水。


    “嗯,不要了”跪趴在床上的女人已经汗淋淋,双眼朦胧,长时间的运动让她没了力气,身后的男人却掐着她的腰,狠狠撞击着。


    冯知深喝了些酒,有些醉熏,他用抚摸着那洁白如绸缎的背脊,年轻女人扭头,撒娇般的央求着他,说着不要。


    眼前这张脸仿佛成了封存的记忆中那张脸,带着娇嗔,让人怜爱,冯知深喉咙滚动,情不自禁的喃喃:“唯爱”


    唯爱?


    余霜浑身一僵,仅有的那点兴奋也因为男人口中的名字而泯灭,浑身发冷。


    难道这个叫唯爱的,是冯知深喜欢的人吗?


    持续近二十分的高负荷运动后,冯知深终于停手了,翻身从床上下去,赤裸着身进浴室,似乎清醒了不少。


    “如果不抠出来,记得吃药,抽屉里面。”


    躺在床上的余霜看着男人走进浴室,凉薄的话在她耳边久久不断,她紧紧抓着被子,骨节泛白,唇边露出一抹惨笑。


    她本来就是他付钱包养的情妇,供他取乐,不该想那么多事,不是吗?


    自那以后,冯知深就没有再来公寓了。


    不过在冯知深的安排下,余母被安排进了高级病房,接受最好的治疗,因为余母脑部手术的成功,余霜喜极而泣。


    “目前你妈妈病情很稳定,就差一次手术。”李医生和余霜说,“这段时间我会让护士好好看着,不会再让你妈妈乱跑。”


    余霜感激道:“谢谢,等我妈妈好了,我们一定请您吃饭。”


    “吃饭就不用了。”李医生摆手,问余霜:“你是不是跟冯先生在一起?”


    余霜没想到他会知道,点了点头。


    哪知道,李医生好像很激动,往她逼近了几部,不快的说:“我知道做这么这行的都被无数男人睡过,那你为什么不先考虑我,难道我比冯先生差?”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山西美容护肤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