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美容护肤价格联盟

《针推论坛》|浅谈“见肝之病,知肝传脾”

活力针推 2019-07-13 15:04:27

刊物简介

《针推论坛》汇集在校本科生及研究生学术精华,其旨在启发在校生的写作思路,提高论文水平,丰富学院学生的学生生活,活跃学术氛围。

特于每周五推选一篇摘自本刊的文章与大家分享,希望能帮助到大家。

浅谈“见肝之病,知肝传脾”

《金匮要略》有言:“夫治未病者,见肝之病,知肝传脾,当先实脾,四季脾旺不受邪,即勿补之;中工不晓其传,见肝之病,不解实脾,惟治肝也。”由此可见,肝脾之相关,甚也。笔者初识中医,未触其精华所在。然见此一言,略有所感,故抒己之浅见,望得师长斧正。

1.“知肝传脾”之据

1.1 中医学思维的整体观念 在中医学理论体系当中,人是一个有机的整体。人体以五脏为核心,配合六腑、形体、官窍,通过经络系统的联络作用构成了心、肝、脾、肺、肾五个生理系统。各个脏腑在生理上协调统一,密切配合,在病理上相互影响。因而,在探讨某一脏腑病理机制时,不应单纯从目之局部去分析,而应从五脏整体联系去认识。

1.2 五行学说 《素问·五脏生成篇》说:“五藏之相,可以类推。”明·张明宾于《类经图翼·运气上》言:“盖造化之机,不可无生,亦不可无制。无生则发育无由,无治则亢而为害。” 是故五行之间存在着相生、相克、相乘、相侮的关系。《素问·运行大论》曰:“气有余,则制己所胜而侮所不胜;其不及,则己所不胜,侮而乘之。”脏腑之间亦存在着相生相克的关系,以维持机体的“阴平阳秘”。

肝主生而归属于木,脾主运化而归属于土。正常情况下,肝克制脾,以维持人体生命活动。但当肝气郁结或肝气上逆时,就会过分制约其所胜之脏,影响脾胃的运化作用,称为“木旺乘土”(即肝气乘脾)。反之,若脾胃虚弱,不能耐受肝气的克制,从而出现头晕乏力、纳呆嗳气、胸肋胀满、腹痛泄泻等表现时,称为“土虚木乘”(即脾虚肝乘)。若脾胃湿热或寒湿壅脾,不但不受木之所克,反而侮木,致使肝气不得疏达,则称为“土壅木郁”。前两者应以抑木扶土法治疗,而后者则应以运脾祛邪除湿为主。故《难经·七十七难》言:“所谓治未病者,见肝之病,则知肝当传之于脾,故先实脾气,无令得受肝之邪。”

1.3 藏象学说 肝与脾同居中焦,肝主疏泄,脾主运化,其生理联系主要表现在饮食物的消化和血液的生成、贮藏和运行方面。

在饮食物的消化方面,脾主运化,化生为水谷之精,有赖于肝的疏泄功能的促进。脾胃之气的正常升降,有赖于肝气疏泻作用的调解。同时,脾为后天之本,气血化生之源,脾气健旺,水谷精微方可化生充足,并进而化生为血液,滋养肝体,使肝气通和畅达,发挥疏泄作用。若肝失疏泄,横逆犯胃,则可引发“肝脾不和”或“肝气犯胃”。若脾失健运,水湿内停,亦可使肝疏泄不利,形成黄疸。

在血液的生成、贮藏和运行方面,脾气充足,则能化生并统摄血液运行于脉中,使肝血充盛。肝气充足,则能贮藏血液,调节血量使其循行周身,促进脾胃运化水谷化生气血的功能。若一方虚弱,则会影响另一方的生理功能,使血行失常,出现多种出血症。

1.4 经络学说 在经络学说中,足厥阴肝经与足太阴脾经同属于十二经脉。从经脉循行来看,两经皆起于足大指,循行于下肢内侧,内踝上八寸以下,厥阴经在太阴经之前,内踝上八寸以上,太阴交出厥阴之前,上膝股内前廉,二者皆走向胸腹部,且“脾之大络……出渊腋下三寸,布胸胁”“肝足厥阴之脉……上贯膈,布胸胁”。两经之气在下肢(三阴交)、胸腹(冲门、府舍、期门)、斜肋等部皆有交会之处,故一经的气血盛衰能够传变影响到另一经的气血运行。《灵枢·经脉》中亦言:“是主肝所生病者,胸满,呕逆,飧泻……”从经脉病候中也可看出“肝病易传脾”这一特点。

1.5 临床表现证明 张锡纯在《医学衷中参西录》中提出:“欲治肝者,原当升降脾胃,培养中宫,俾中宫气化敦厚,以听肝木之自理”,此言得之。临床上,肝病的传变,往往会影响脾胃的功能。外科医生邓明飞、严为科曾提出,在观察6例肝损伤的病人时发现,在手术后第一天患者们均出现明显腹胀(经检查主要为麻药作用和手术创伤所致),在服用肠功能恢复药物后,第二天出现排气、排便、肠鸣等症状。但在第三到十天内,患者们又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腹胀纳差、舌苔白腻发黄的脾胃功能失常的表现,服用运脾化湿、行气化淤的药物后情况明显好转,患者恢复良好。虽然中医的“肝”不完全指西医的“肝”,但是西医的“肝”属于中医“肝”范畴。由此亦可见,肝之病,应审脾土虚实。

2.临床应用

《金匮要略》曰:“夫肝之病,补用酸,助用焦苦,益用甘味之药调之。酸入肝,焦苦入心,甘入脾。脾能伤肾,肾气微弱,则水不行;水不行,则心火气盛;心火气盛,则伤肺;肺被伤,则金气不行;金气不行,则肝气盛。故实脾,则肝自愈。此治肝补脾之要妙也。”自古以来,医者们治肝之病变时,往往都不忘兼顾脾土。

2.1 中医方剂学应用 许多医家认为“实脾”就是补脾,肝病实脾即补益脾胃,使“脾土不受邪”。实际上“实脾”是调补脾脏之意,并不是单纯的“补”,而是“调”与“补”的有机结合。“补”是指在脾虚的情况下,采用甘味之药健脾补中,加强脾胃生化气血功能,既防病邪入侵,又可资生肝血,使肝有所藏;“调”是指用调和之法,以防脾土壅滞,从而维持脾正常的运化功能,同时改善肝的病理状态。肝脾不和导致的病证非常多见,所以调和肝脾法是中医常用治法。举例来说,对于为志所伤使肝郁不达、疏泻不及致脾陷生湿,出现两胁胀满、胸闷抑郁、食少腹胀、肠鸣腹痛或大便溏结、舌苔腻脉弦的病人而言,治疗时应当在疏肝的同时,加健运脾气的药物来用以辅助。如《太平惠民和剂局方》中的经典名方逍遥丸,有柴胡疏肝解郁,当归、白芍养血柔肝。尤其当归之芳香可以行气,味甘可以缓急,更是肝郁血虚之要药。又加白术、茯苓健脾去湿,使运化有权,气血有源。炙甘草益气补中,缓肝之急。生姜烧过,温胃和中之力益专。薄荷少许,助柴胡疏肝郁而生之热。虽药方简短,却体现了肝脾同治之法。

2.2 针灸治疗应用 在临床实践中,针灸治疗某些因情志抑郁引发腹痛腹泻疾病时通常遵循此道。在治疗时多以肝经及脾经为主取穴,疏肝健脾,中焦和则泄泻止。以三阴交、太冲相配共为主穴既能缓解脾虚症状又可改善失眠、抑郁、焦虑等精神症状。其中三阴交为足太阴脾经、足厥阴肝经、足少阴肾经之交会穴,能疏调肝、脾、肾三经经气,有健脾养肝强肾,清心醒脑养血安神之功效。太冲为肝经原穴,其穴性主泻,泻太冲疏肝解郁,补三阴交培土以扶弱,即所谓扶土可抑木,抑木方可扶土是也。同时,疏肝健脾的针刺方法也应用于治疗肝风内动所引起的“头痛”、“头风”、“不寐”等症。如石学敏院士创立“活血散风,疏肝健脾”针刺法治疗高血压,以人迎穴为主,合谷、太冲、曲池和足三里为辅。人迎穴属足阳明胃经,为气海“营运之输”,连接头、胸气街,交会胆、胃两经,主司营卫开合、气血运行,针刺此穴可通调营卫、畅达气血。合谷和太冲行泻法,二者分别为手阳明大肠经和足厥阴肝经原穴,一气一血,升降相配,疏肝畅气,平和气血。曲池配足三里采用补法,摄纳阳明气血,扶土培元,通经活络。如此相配,既息头风通畅一身之气血,又扶脾土固卫元气。

2.3 近现代医学临床应用 亦有医者将肝、脾同治的方法应用于近现代医学的肝病病变。如陈磊、杨思华在观察早期慢性乙肝患者时,发现大部分人都有纳差、腹胀、四肢乏力、大便异常等一系列消化系统异常的表现。治疗时可用健脾益气和疏肝理气药物,如黄芪、人参、白术、茯苓、柴胡、枳壳等,效果事半功倍。在对脂肪肝的治疗中,亦可用各种健脾胃的措施来促进机体的新陈代谢,减少肝细胞的脂肪沉积。还有将健脾利水法应用于治疗肝硬化腹水中,以健脾利水除湿为主辅以疏肝利胆治疗黄疸等皆有明显疗效。

3.总结

《名医要方》云:“肝为木气,全赖土以滋培。”南阳先生叶天士亦曰:“木能疏土而脾滞亦行。”是故肝脾两脏在生理、病理上皆密切联系,相互影响。所以见肝之病,不可忘“易传于脾”。在治疗肝的同时调理脾脏,审脾土之虚实,才能防止肝病蔓延。

衣华强老师评语

对见肝之病,知肝传脾理论进行了系统的论述,对学生对此理论的理解有一定帮助。

文章选自《针推论坛》第五卷第二期

作者:王怡

欢迎来稿

征稿邮箱:zhentuiluntan@126.com

征稿qq群:471285062

图片:丁少唯

编辑:丁少唯

图文审稿:张滢玉

排版审稿:吕柯嘉

责编:王鑫晨

审编:主席团 新媒体

Copyright © 山西美容护肤价格联盟@2017